仰成資訊

wzx2c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溯源仙蹟 起點-第六百四十四章 吾是真神看書-xwo9d

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溯源仙迹
“小烈,你怎么了?小李医生,你快看看啊。”
白素素慌了,她发现自己的儿子竟然在笑,好似傻了。
“不是说不让你们刺激他嘛,你们之前又说什么了?算了,你们先出去,我现在已经给他注射了镇定剂,等你们先冷静上一天后再见他吧。”
源尘做了个梦,在梦中他看到了一扇门,这不是曾经出现过的青铜门,也不是什么有任何空间传送的神秘大门。
这只是一个简单的记忆回忆之门。
就像是看电影一样,源尘回顾了蓝烈的一生。
但是源尘并没有什么开心,因为这说明蓝烈本人的意志已经崩溃了。
刚刚注射的那根本就不是什么镇定剂,而是催命药剂。
源尘并不确定这是文明的一次回眸,还是他真的穿越到了废土前。
如果只是月光杯的话,可能没有穿越的可能,但加上深渊锁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也许真的可以。
源尘醒来后,房间空空荡荡。
穿着睡衣下床,源尘洗漱后,正打算用座机打个电话,忽然门外传来声音。
门开,进来者看到源尘还在床上,顿时松了口气,不算晚。
“还能救吗?都怪我,我不该出现的。”
医药箱放在床旁桌上,源尘感觉自己又被打了一针。
这一针下去,那扇门中的画面开始消失,那扇门也闭上了。
估计蓝烈意志又重新走上了恢复之路。
可源尘知道,这无用。
因为救治太晚了,蓝烈意识就算救回来,也只能是个傻子。
“您真的不该出现在她们的世界里, 这对您对她们都不是好事。”
医生是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从他的话中能够听出对蓝鹊的尊重。
源尘见怪不怪,他从始至终便没有想象过蓝鹊是个普通人。
他必定还是末日人类联盟中的首脑啊。
甚至整个永安基地都可能在他的掌控中,当时见到对方时,源尘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那时候的他可是已经是半神了!
“我知道,他还能救吗?”
哪怕对方拿他儿子来威胁他,他依然不能交出重要情报。
毕竟,这是文明之争,已经不是个人问题了。
这句话的言下之意也是在说,如果不能治,那就放弃吧。
有些信息,比儿子重要。
“很奇怪,如果是一般人的话应该已经脑死亡了, 但是他却还活着。”
蓝鹊双眼突然瞪大,一抹惊喜一闪而过。
“真的吗?”
小烈还活着!
“是的,他还活着,不过我怀疑他可能……”
医生并未说完,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还算年轻的男人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我知道了。”
医生拍了拍蓝鹊的肩膀,男子原本高大的身体忽然一颤,他读出了刚刚姜医师的动作。
床上的‘儿子’其实一直清醒着。
蓝鹊只是刹那懦弱后,便恢复了淡定。
当他把自己对儿子的亏欠中抹去后,当他把眼前这个人当成陌生的敌人时,他便能做出最最正确的选择。
“你是谁?”
蓝鹊坐在床边,低头看着这个自己的‘儿子’。
他的目光已经冷冽与霸道。
床上的少年睁开双眼,露出一个很无奈的笑容:“被发现了呀。”
源尘对于自己被发现一点也不意外,但是却也没意识到会这么快。
不过,这样更好。
任务最重要嘛。
“我是谁并不知道,重要的是你们似乎遇到了麻烦。我妈呢,哦,蓝烈他妈呢?”
前面是源尘的猜测,但是他忽然发现白素素似乎今天不在,才发出这样的疑惑。
“她难道不是被你们给绑架的吗?”
源尘诧异道:“所以你也打算放弃她了。”
“我讨厌的就是你这种藏头露尾的家伙,藏在一个孩子身体里有意思吗?”
我也不想啊,可我也没有选择啊。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用真身来到这里。
那样力量还能用。
“你只要告诉我一个时间,我便能离开你儿子的身体了。”
源尘说的是实话,当然,前提是你知道这个时间。
“什么时间?”
蓝鹊皱眉,在他的脑海中有很多时间是极其重要的,那些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
源尘挑了挑眉,他觉得有点悬了,如果蓝鹊把自己当做敌人的话,如果他知道废土到来的时间的话,估计立刻反应过来,但是他的面容没有什么变化。
难道对方现在还是个情绪大师,对面部管理还很强?
不大可能吧。
源尘抽了抽手,没抽动。
蓝鹊此刻都已经把他的手臂给抓麻了,这样的心态应该没那种管理能力吧。
“废土到来的时间,我跟教导主任说过的。”
源尘现在的力气还真没有这位蓝家二爷大,但是手疼他也不哭。
源尘红着眼道:“既然你不知道,那就松开我的手,我要去找我妈,你可以放弃身边所有的亲人,但是我不能。”
【获得支线任务;蓝烈的遗愿。】
【请在二十四小时内救回白素素的生命,任务成功将获得蓝烈身体的完全掌控,同时将获得真神的一次出手机会。】
【历史不可逆,任何穿梭时光,都是过去曾经发生过的。】
礼物 晓渠
源尘双眼一亮, 这次任务给他的提示非常重要,以至于源尘都不在乎手上的疼了。
“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
感受到手里的疼痛有加大的意向,源尘彻底怒了:“给我撒开!你救不了自己的妻子,我去救,你再敢给我挡路,我跟你拼了!”
源尘一声吼,蓝鹊抖三抖。
源尘趁机夺门而去。
蓝鹊看着冲出去的‘儿子’,他有些懵。
不是说这不是自己儿子吗?
可不是自己儿子,又为何要这么做?
而且还问一个他不知道的问题。
这很奇怪!
“用不用拦?”
耳机里传来响声,蓝鹊想了想道:“先看看他葫芦里卖了什么药。”
蓝鹊拉开窗帘,看向窗外,看向那个穿着睡衣奔跑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耳边竟然响起了好久好久之前素素跟他说的那段话。
“蓝哥哥,你就不好奇我脖子上挂着的这个木头小浮雕吗?”
“你想说自然会说。”
“你真的无趣,不过我就喜欢你对我的尊重的样子。”
“这东西是我小时候的时候在一个小庙里求来的。据我母亲说,那小庙可神了,非有缘者不可见。当初明明是她和父亲一块去的,可是走着走着,两人竟然分开了,她遇到了小庙,而父亲却是在山里转了一圈又出去了。”
“这浮雕就是从庙里求来的?”
他还记得当初自己那满满不信任的表情。
“你不信?算了你一向不信这些,我也懒得跟你讲了。”
“虽然不信,但还是想听素素讲。”
“你啊,行吧行吧。我母亲当时其实是挺害怕的,毕竟走散了这种事情,还是有些惊恐的,不过当小庙打开后,她见到那庙里的大树后,一切的害怕都仿佛被抚平,庙里只有一个好和尚和一个小和尚。”
“老和尚在树下就地取材掉浮雕,并把这浮雕送给了她,临走前老和尚说‘来来往往人间气,红尘劫难无可避。把此物送给你的孩子,或许能在她孩子命变一刻保住一命’。母亲当时还没回过味来,就被小和尚给请了出去,当初小和尚说‘缘来便是客人,得见便是福气,入得庙门便是贵气,得此浮雕便是缘法。施主,切记将此事外泄,若是你的孩儿出世,倒可以与她讲上一二’。”
“母亲迷迷糊糊就走出了山,那是的父亲已经把保镖都派出去搜山好几遍,可是却都不见母亲的身影,那山就那么小,怎么会找不到呢?母亲出来后就病倒了,只是她手里一直握着那浮雕,母亲醒来后父亲也问过,可母亲总是闪烁其词,因为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后来我出生了,母亲硬是憋到我高中毕业才跟我说了这件事情。嘻嘻,当初我就是你这种表情,一脸不相信。”
“但就像是母亲说的,有些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呀。”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蓝鹊一直盯着少年远去,才收回目光。
正巧这时,一个内线电话打了过来。
“鹊,咳咳……回来,有件事情要告诉你。咳咳咳咳……”
“好。”
莫名的,蓝鹊有种沉甸甸的感觉,仿佛有什么东西即将被其背负。
穿着睡衣的源尘,回头率百分之一百。
不过他还没跑多久呢,一辆黑车驶过,源尘就消失了。
“别动,别说话!”
源尘无奈,我也没说话啊。
几分钟后……
“这小子是不是故意被我们抓住的,怎么都不说话啊?他身上是不是有定位器,搜搜!”
“没有啊,脚底板我都看过了,没有藏东西。”
“小子,老实交代,什么情况!”
源尘被捆,翻了个白眼,他嘴里塞着东西呢,怎么说话。
“给他嘴里的布子取出来!”
嘴里布子被抽走,源尘冰冷道:“那女人在哪?”
源尘的眼神杀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得起的。
这时候看到源尘双眼的车内众人,忽然感觉自己置身在了无尽寒潭中,心都凉了。
这眼神根本不是人会有的。
如果他们这些人没见过强大的存在也就罢了,偏偏他们都见识过。
“你你到底是谁,你不是蓝鹊的儿子!”
“吾当然不是,吾是真神,现在赶快带我去见那女人,她身上有我可以恢复实力的东西。”

Categories
玄幻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