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成資訊

jb3hi好看的都市言情 天唐錦繡 愛下-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苦苦勸諫閲讀-sxxsx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李承乾未看前边的口供笔录,直接翻开判决,细细观看,而后沉吟未语。
杖三十,罚金三百,剥夺所有勋爵……
三十杖打不死人,却也能够半年之内下不去床榻,甚至落下终身残疾;三百金是一笔巨款;而的剥夺所有勋爵更是较为严厉之惩罚,身为世家子弟,却无勋爵傍身,就意味着即便能够入仕亦要从最低级的官吏、武官做起,凭白多打熬十余年资历。
若是放在平素,这样的惩罚不可谓不重,毕竟所谓的“掳掠绑架”未遂。但是对于此案来说,却显得太轻,尤其是在李承乾一再表态要予以严惩,给房家一个交待的前提之下。
在他看来最起码也得流放边军,没有个三年五载休想将长孙温放回长安……
马周察言观色,低声道:“殿下,长孙温之所作所为的确可恶,便是将其流放亦不为过。然而其行为到底只是未遂,并未对武娘子造成任何损伤,故而不宜重判。尤为重要的是,长孙温之行为不太附和常理,说不得是有人背后推动,若这般将其贬斥出京,或许从此之后再也无法得知此事之真相。”
李承乾先是一愣,抬头看向马周,四目相对,见到马周面色凝重微微颔首,他便嗟叹一声。
原本他就诧异于长孙温为何敢这般胆大包天,劫持武媚娘以胁迫房俊,这是何等蠢货才能做出来的事情?
且不说国家大事不可能因为一个侍妾之死活而左右,单只是房俊的睚眦必报的脾气,今日劫掠了他的妾室,异日必然十倍百倍的讨还回来。以房俊今时今日之威望、权力、地位,存了心的报复,长孙温还想不想活了?
得到马周的暗示,他终于明白问题出在哪里。
长孙家祸起萧墙,不知是长孙温亦或是旁人指使他以这等行为将此事闹大,彻底断绝了长孙家意欲将西域之事压制下去的奢望。
而西域之事压不下去,首当其冲背负罪责的便是目前长孙家的“长子嫡孙”长孙淹。只要长孙淹遭受责罚,即便能够侥幸活命,也断无可能再有接任家主之资格。
原本长孙温乃是长孙家第五子,一旦长孙淹继任家主之资格断绝,收益最大的便是长孙温。不过长孙温既非长孙无忌嫡子,又素来不受宠爱,且无勇无谋,以长孙无忌之心性,断然不会将家主之位交给他。
老六长孙澹早就死了,顺位之下,最有可能获得家主之位的便是老七长孙净……
这一幕,如自己所处之环境何其相似?
整日里战战兢兢,唯恐行差踏错,稍有不慎便会被自己的兄弟来一记背刺,从位置上拱下来,不得好死……
恍惚之间,李承乾甚至对长孙淹有了几分同情。
不过转瞬之后,他便颔首道:“如此,甚好。”
若是将长孙温贬斥出京,短时间内难以接触长孙家的核心,其所作所为便不为旁人所知,长孙净自可顺理成章的成为家主之位的首选,长孙无忌亦会予以认可。
可将长孙温留在长安,便始终会是一个潜在之隐患,一旦他做下的事情泄露出去,必然招致长孙无忌之怒火,长孙净又岂有可能继任家主?
留下长孙温,就等于在长孙家核心之内留下一枚震天雷,即便始终不会引爆,却也终究是一个威慑,使得长孙家难以拧成一股绳一致对外,内耗便足以使得长孙家焦头烂额。
邪仙凌洛
都说马周公正秉直、清廉自守,可是这玩弄起阴谋诡计,却是相比那些老油子亦是不遑多让……
想了想,李承乾又道:“不过如此处罚,到底轻了一些,怕是起不到震慑之作用。不妨在此之外,责令长孙淹、长孙温二人前往房府负荆请罪,也算是给房家一个交待。”
犯错受罚,理所应当,可是这般让长孙家向房家低头认错,那可就大大折损了长孙家的颜面。
但是长孙家与皇室有姻亲血缘,长孙淹、长孙温等兄弟与高阳公主也算是姑舅亲,兄长犯了错去给妹妹赔礼道歉,却也说得通……
期间之火候拿捏,刚刚好。
马周钦佩道:“殿下这般处置,实在是再妥当不过,微臣钦佩。”
李承乾摆手,请马周入座,让侍女奉上香茗,又叮嘱道:“长孙温留在长安利大于弊,但是他身边那些仆从家兵却是罪责难逃,将其人等连同家眷一起流放瀚海,充实北军、戍守北庭,其子孙后代,永世不得朝廷之录用。”
这也算是杀鸡儆猴了,响当当的给于长孙家一个警告——再敢恣意妄为,这就是你们的下场!
别以为老子这个太子是个好脾气的,就可以任意揉捏……
马周颔首,喝了口茶水,放下茶杯之后略加斟酌,问道:“殿下意欲如何处置长孙淹?”
李承乾面色一沉,怒哼一声,道:“此獠胆大妄为,目无国法,居然敢做出勾结待敌陷害袍泽之事,孤恨不能将其千刀万剐!若是不将其处以极刑,何以正国法,何以匡社稷,何以对右屯卫上上下下数万将士交待?”
他对于长孙阳当真是恨极。
虽然并无确凿之证据指认长孙淹所犯下之罪行,可是长孙无忌身在辽东,其自长孙濬死后便由其掌管长孙家、统御关陇门阀,若无他之首肯,关陇门阀焉敢勾结突厥人?
尤为重要的是,大食人正在与大唐开战,关陇门阀却能使得一支大食人之精锐骑兵潜行数百里进入西域腹心之地,协助关陇门阀伏击大唐的劲旅,这其中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关联?
细思极恐。
马周沉吟着,缓缓道:“微臣自然能够体会殿下之心情,只是此刻外敌入寇、关中空虚,长安更是潜流汹涌、政局跌宕,殿下还是应当以大局为重,暂且不宜对长孙家之惩罚太过苛刻。否则一旦长孙家不肯坐以待毙,其余关陇门阀又感觉唇亡齿寒,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会闹出什么事情来。万一局势失控,对殿下极为不利。”
作为太子一党的中坚,对于太子于此次西域之事中表现出来的强硬态度甚为满意,身为帝国储君,自当有此等刚烈之性情。然而若是让他亲眼看着太子当真赤膊与关陇门阀对阵,最终导致朝局跌宕天下板荡,从而使得储君之位不稳,却是极为不愿的。
“殿下,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眼下最最要紧之事,便是维持朝局之稳定,顺顺利利的等到陛下东征归来。您当明白,唯有您的储位坐得稳,日后才有一展抱负之时,徒逞一时之快意,却断送储位之根基,使得陛下对您失望,实在是智者所不为。”
这番话语已然是肺腑之言,而且亦是实事求是。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稳稳当当的将储位保住,将来顺利登基,这才是最重要的。
到那个时候如何处置长孙家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何必如今以硬碰硬,碰一个皮破血流,落一个玉石俱焚之下场。
李承乾却不以为然:“越国公为国征战、视死如归,却有贼人于暗地里施以背刺,孤如何能忍?若是孤今日忍下,固然相互妥协、天下太平,可朝野上下如何看孤之为人?孤又如何能够心安,将来如何面对越国公,如何面对那些为国戍边之将士?此事不必再提,孤定然要关陇门阀付出代价!”
马周又试探着问道:“不知殿下口中之代价……是能够有所保留,只诛首恶、不问胁从,亦或是一查到底、一一追究?殿下,微臣不敢驳斥您的想法,只是若是前者也就罢了,狠狠打击关陇门阀之气焰,使之成为天下人口诛笔伐之国贼即可;可若是后者,您就得面对随时有可能爆发之兵变……毕竟眼下关中各地驻军甚至长安城各处城门之守兵,除去右屯卫效忠殿下之外,就连您的东宫六率都与关陇有着千丝万缕之联系,不得不防啊。”
若太子意欲追究到底、予以严惩,关陇门阀岂肯坐以待毙?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一场席卷整个关中的变局或许就将发生,甚至辐射至整个天下。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